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教育类淘宝的痛点

2019年03月18日 栏目:育儿

互联教育类创业突然热起来了。互联语言学习社区声同的于世博对此观察道:2011年暑期至今,是教育产品重登舞台的又一轮狂潮,这轮狂潮中有

互联教育类创业突然热起来了。

互联语言学习社区声同的于世博对此观察道:

2011年暑期至今,是教育产品重登舞台的又一轮狂潮,这轮狂潮中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1年10月,2012年3月,2012年7月,2012年9月。不只是YY教育,多贝、正保开放平台、传课、安博旗下孕而未生的博乐,以及一些垂直领域的教学产品,迭代和运营的重大变革,时间几乎都集中在这几个节点附近。

热缘何处

在与虎嗅的交谈中,于世博这么来分析教育创业突热的原因:

1、资本有意。美国此领域的创投风起来了,自然影响到国内风投对这块领域的判断。但重大差异在于,美国项目相当一部分是在做高等教育的市场,在跟各名校合作——比如虎嗅此前介绍过的Coursera——但国内由于政策体制方面的原因,创业者基本上只能寻求高等教育之外的市场空间,而缺少名校的品牌与资源,无疑加大了撬动互联教育市场的难度。

2、YY教育的启蒙。YY教育于2011年6月上线后,几个月就发展到月活跃度几百万用户,不免令人兴奋。 几家创业者在后来做教育类项目时,都借鉴了它的产品形态。传课创始人王锋间接印证这一点,他说:YY教育部分满足与体现了教育的市场需求,但随着教育的深化,需要有更好的产品与一整套服务向市场提供。

当然,这两年带宽加大、视频越发普及,对教育也无疑是正向推动力。

广泛而言,互联教育创业有多种形态(后文中,虎嗅特请一位老师发表了他对不同形态产品的初步体验感受),而与“淘宝”或“天猫”平台模式相似、创业时间也相近的两个教育平台有两家:多贝、传课。(都是2011年10月份注册公司)

媒体人程苓峰曾经盛赞过YY语音推动用户走进人人为师的时代,更主张YY做成教育领域的C2C、在有头脑的地方复制淘宝。

是的,做出一个教育领域里的淘宝,很伟大。但现实地来看,教育类C2C在真正抵达“淘宝”之前,尚需翻过几重大山。我们结合多贝与传课的探索样本来看下。

模式尚在摸索

-传课:服务好B

传课的构架包括三部分:一款集成了IM、课件播放和支付功能的KK客户端软件,一个可进行直播或转播的络教室,和一个C2C的课程交易系统。(引自于世博相关文章)

从这三个构件很明显看出来,传课一开始就全面拷贝淘宝C2C的平台模式,包括在交易系统里与快钱合作建担保交易平台、包括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互评、协商退货等产品细节。“要做C2C的话,商业信誉是所有人的顾虑。”传课创始人王锋说。

不过传课上线没几个月,他们就决定在两个方向上进行调整。一是把本来针对K12(代表基础教育)的定位转向18岁以上用户,因为发现青少年的家长普遍对教育不感冒、看不到家长们可能的付费意愿,传课认为还是年轻成人用户的培训需求更“刚”一些。二是发现C2C平台太难做了,他们把自己定位改成服务B的服务商。尽管平台还是这个平台、产品设计与功能上没有大的改动,但传课的主要定位与运营重点变成服务各个教育机构,让它们及旗下老师能来这个平台、并且在这个平台上有好的授课体验、甚至商业收益。

虽然传课平台上现在大部分课程是免费,但也有明确价格:零元。用户要想报名参课,必须完成零元购买的动作与流程。

传课不准备把自己定位于教育机构的营销平台,长远来看,是一个分发付费教育内容的平台。

为了推动课程销售,传课还在站内做了一个简单的问答产品。据其称,该产品的功能主要是供机构与老师营销之用,老师可以通过它与学生互动、推销自己。

目前,传课与知名教育机构合作的成果是:传课说服了新东方校,后者同意把一两个付费课程同步到传课站上,传课为其免费提供更好的直播互动体验,而传课的需求是借助新东方品牌,导入一些将来有可能留在传课平台上的用户。同时,传课还在努力让一些前期已进驻YY教育的机构从YY平台上迁移过来,包括的SEO培训机构利为汇。

这肯定会跟YY教育产生直接竞争。

-多贝:长尾路线

而多贝不同,它不走销售路线,目前对外宣传的卖点恰恰是营销(当然它自称未来还是要打通交易的)。多贝创始人陈广涛说:机构与老师都有营销自己的需求,多贝解决的是老师现在没有地方获取用户、需要用钱去获取用户的问题;“现在上多贝学习的人数,

教育类淘宝的痛点

大约超过150万人,如果算每人10块钱营销费用,我们就帮机构节约了上千万的营销费用”。这就是多贝不要求用户登录就能看、微博上也能看多贝免费公开课的原因。

多贝强调营销价值,是因为多贝立志要做C2C平台,追求规模、追求长尾内容与用户。陈广涛表示之所以不畏惧YY教育的规模与用户量,是因为他认为YY本质上不是一个教育平台,从产品设计、社区氛围各方面都可看出。

声同的于世博将多贝功能特点的描述如下:

不使用客户端,无需下载安装,操作简单,而且能将授课界面直接嵌入合作机构的页中。教室同步录像,能还原包括现场互动在内的课堂原貌,便于链接分享;白板使用普遍,加载率远高于其它平台,接近100%,用户体验良好;绑定注册,降低门槛,借助新浪微博、人人这些主流社交平台的使用习惯来增强用户粘性;真正的C2C,用户角色只剩讲师与学员两种,讲师入驻、课程发布、收费结算完全摆脱了机构限制;主要形态是讲座式,以每节而不是以每门或每个月为课程单位,虽也有相互关联的系列课程,但每节都可以独立来听;目前仍以培育市场为运营重心,站主推的多是免费讲座,对收费课抽取10%的佣金。

在2011年秋天,创新工场投资多贝以前,陈广涛与另两个合伙人已经做了两年络学校,叫“醍醐”,是一个B2C平台。在见到李开复前,醍醐甚至已小有盈利,陈是拿着这个项目来寻求融资的。但创新工场方面的建议是:B2C看得见头,离钱近但运营很重,你们既然有这个基础技术框架,何不做一个开放的教育C2C平台?那是一个想象空间与规模更大的事。陈广涛对虎嗅表示:以前自己做B2C,是因为要养活自己,现在既然有投资人表态,那就做更大的事吧!

但多贝能像淘宝那样好运能得到大资本支持,从而实现免费+规模长尾的策略吗?还未知。在与陈广涛的交谈中,虎嗅感到,多贝对资本之冷淡(尤其当下)并不是没有准备。陈广涛强调一旦需要收入,多贝团队也可以做2B业务,为教育机构提供教育技术支持,2B业务承担收入功能,多贝承担流量功能。问题在于,即便届时多贝团队有技术与服务可销售,但业务重心的分散对还处于初创期的多贝来说,几是不可承受之重。

于世博对虎嗅点评这两家的模式道:传课偏工具型,为传统教育机构或传统校提供授课服务,会比较好打开市场;多贝长远来看更具革命性,但是它需要靠免费来支撑,它是在摸索还看不到的商业模式。于世博说,他跟多贝团队聊过,觉得他们还是挺有耐心,没有急功近利,“只要不破坏多贝的环境,给它两三年时间成长,还是有戏的。”

社区偏冷

另一位关注教育的投资圈人士则评价多贝模式:教育平台理论上是有机会的,因为市场有这个需求。但一上来就做平台,对创业团队挑战太大。任何社区,都是从一点做开、一根针扎进去,而多贝今天覆盖的面比较杂而散,人群不够细分而专,兴趣点与气质没有体现出来,没有谁有“一定要过来”的理由。他认为传课其实也有类似问题。

不过传课方面认为现在自己平台还不够热的原因主要是“用户使用习惯”问题。

而多贝陈广涛则从教育内容与运营之特殊性的角度,分析为什么教育类社区平台慢热。拿微博来对比,微博每天都可以写三条,一万个用户一天就是三万条,这就能让这个产品看上去很活跃;但落实到课程这么“重”的内容建设上,UGC不可回避地——很慢。“绝少数人是生产者,绝大多数人是消费者,而且消费者还不说话”,一个人准备一堂课需要两星期,而一天却能发三条微博,这样从内容条数对比来说,同一个人出产内容,微博是教育内容的52倍。这意味着微博1万人就可达到的效果,教育社区却需要有50万个课件用户。内容生产门槛高,必须要求有耐心去积累。

多贝上线五个月,积累到了将近4000节课程。陈广涛对此还是相当自豪的,他说,这意味着用户自发生产了相当于做了两三年的易公开课3倍的内容,覆盖了130多个领域。

两个数据:多贝每堂课平均下来有二三十个听众(陈广涛说听众学生并非越多越好,多了反而乱了)。传课现在每日活跃用户不到1万UV。

资源(外部)与团队(内部)尚未到位

作为互联教育参与者与观察者,于世博指出教育创业团队面临的一块很大石头是:教育行业内的大公司(上市公司),目前仍然把绝大部分资源资金人才,投入下,而不是线上。尽管知道线上有未来、是未来,但因为线下是他们的优势与现金流,他们要对财报负责。

多贝陈广涛说,某个教育类上市公司创始人曾跟他说:“从我内心深处说,我是很恐惧你们的,我是不希望你们怎么着的,我希望保持现状,不要变,考试制度不要变,课本不要变老师不要变。”陈广涛以更激烈的言辞对虎嗅说,“你如果稍微了解下老师这个群体,你就知道他们是特别保守、甚至‘反动’的群体,跟你们媒体追求新鲜不一样,他们的价值就在于他们头脑里那些东西,所以特别担心放开教育资源,担心互联这个东西会砸他饭碗。学而思做校,要录像,去教学组找老师,很多都不来,越有名越不来,找来的都是年轻老师。年轻老师光脚不怕穿鞋的,与其被压在下面,不如去尝试新东西,直到年轻老师在校分到收入,那些‘死硬派’才开始改变自己观点。”

比外部资源不到位更本质的挑战是:现在操刀教育平台的这些创业者,他们本身对教育的了解理解可能还不够深刻。这个问题与现在那些O2O项目遇到的问题是类似的:缺乏同时对传统行业与互联有理解的人,缺乏有能力将二者连通的人。

陈广涛语:“现在络教育的现状就是这样:你没在这行业你根本看不懂,不知能做点什么,外行蹦进来呢又很粗暴地对待这个市场。”他认为,“粗暴”,就是上一波以校视频为主力的教育“不够成功”的原因。“没有认识到教育互动与服务的本质,变成了卖视频,而中国用户是极少会为单纯的内容付费。”

他称多贝在对教育的理解这方面有优势:多贝创始团队中有做过老师直至校长的成员,他们也有做B2C校的经验。陈广涛自己,还在多贝上开课试讲,体验当老师的感觉。

不过,在真正做过老师的于世博看来,仍明显不够。“IT技术方面,多贝与传课都还OK了,能保证教育效果的实时互动。但只要做过教育的人,就能感到——现在没有哪个平台做到了相对理想的系统课程设置。”

与多贝创始团队还稍有点教育基因相比,传课的创始团队(包括总裁王锋、CTO王海明等在内)是纯正技术产品出身,IT属性很强,教育只是理念,没有经验。——这么看来,传课选择以工具性定位去服务教育机构,也是选对了。

慢公司

今年7月底,传课宣布获贝塔斯曼亚洲基金A轮融资,估值1000万美元左右。而多贝,眼下正在做A轮融资。

两支团队都想对投资人说:教育行业且需要培育,我们是慢公司。

下一页,请看老师@张三胖 为虎嗅本篇教育报道撰写的《一名教师的期待》。

一名教师的期待

文/张三胖

络教育并不是鸡肋,但许多投资、开发者面对这块肥肉都生出过无从下嘴的感慨。

曾红火一时的“学习社区”,因为其别开生面的将社交与学习相结合,曾罗了大批人才。很多精英用户也涌现出来,作为教学内容的传承、再生产者。然而这些社区往往只沦为一个个专业化的BBS,给学习者带来了福利,运营者却除了一个忠实的用户群什么也没收获。传统教育行业涉足络教育的尝试存在的问题更明显,固有的教育模式在络新媒介生搬硬套,成效不佳也是必然。以新东方课堂为代表的一些垂直发布站,很大程度上只是简单的择取精华课程录制视频,再在上相对廉价地出售。除了教师们本身在远程授课里被掣肘的个人魅力,这些录播(也有少部分直播)课程缺乏独特的闪光点——更遑论,破解下载这些课程对于学生一族已经习以为常:真“不差钱”的就去报班上实体课了。总之,上世纪末许多开拓者直觉性的尝试结果并不乐观。

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随着教育市场不断彰显自己稳如泰山的需求量,也随着近年诸多交互技术的成熟,不少人换了个角度重新打量起了这块肥肉。

当下的IT行业融资环境改善,但竞争也更加激烈,嗅觉敏锐、执行效的很难是教育工作者们。以工程师和设计师为主导的结果是,除了在一些教学资源极为充沛的领域如英语教学以外,多数开发者选择做平台,而非内容发布。这个道理很好理解:你看到某地的人缺衣服穿,很有商机,你自己却不是个做衣服的好裁缝,怎么办?进货卖货,当个搭建货物流通平台的人即可,给那些的制造者提供机会,给好奇的购买者提供引导。但来自外部的内容,如何择取、管理和利用,就成了下一个问题。

在这一点上,目前的一些产品各自表现出了其开发者不同的思路。比如推出之后便引来不少线下名师进驻的粉笔,其理念为“学习,从粉一个老师开始”,强调以内容发布者(即这些名师)为节点吸引用户。他们放弃视频课程,(很可能只是暂时)只以简单的文本资料作为内容,通过鼓励师生问答互动而吸引新用户进入社区。而第9课堂为代表的课程交易平台则纯粹作为中介商,着重帮助发布者推广自己的线下课程。为一些身怀一技之长的教育者降低了宣传成本,让怀着需求而来的学习者也不必大海捞针,其“络教育”的属性目前并不明显。更多的站如多贝就简明了很多,以教师用户所发布分享的公开课视频本身为核心,形式上很容易被接受。只要课程质量有保证,就更容易吸引用户前来驻足一番。而增加用户粘度建立一个更加稳定的学习社区,相信会是开发团队的下一个方向……百家争鸣,各有千秋,不再尽述。

但无论如何,这些平台式项目的团队和一些老牌教学团队相比,大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规范化,并明确盈利点。后者在这方面往往容易的多,比如VIPABC,有自己的体系标准,卖自家的课程,自然是钱归自家。但很多平台上的教学资源目前还非常松散,质量参差不齐,更无法有机的组合起来,实现平台终盈利。

当然,在这个层面上生发出来的新问题就更多了,如内容组合过程中的“系统化”和“碎片化”之争,如与传统教育模式是合体以求生存还是分家才能壮大(这里笔者特别关注的是植根传统教育模式,作为新兴教学工具出现的爱班),再如移动终端发展迅猛的情况下如何针对其特点进行开发调整等,每一个问题上,中国互联人的答卷都令人期待。

教育界人士、前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老先生曾指出教育领域里很容易出现对“高大全”的错误追求。络教育产品如何明确自己的定位,有所扬弃,多“干货”,少“噱头”,是我个人作为一名教师的期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