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十年风雪中的记忆之往事如歌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娱乐

记得母亲曾经对我说过:失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正是这句十年前的话影响并改变了我的一生。  1999年的冬天,初中毕业的我在写了那篇关于中

记得母亲曾经对我说过:失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正是这句十年前的话影响并改变了我的一生。  1999年的冬天,初中毕业的我在写了那篇关于中学生活的十二万字的书稿《阳光风雨录》之后,便把和学校有关的所有记忆都深深的埋在了心底,理由很简单,我考上了一个本市的中专家里却拿不出学费,我要谋生,要挣钱养家,于是带着这样的梦想就开始了我的打工的生涯。  谋生,是社会这所大学堂给我上的课,然而等我真正读懂这两个字的艰辛却已是十年之后。  十六岁的我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不知道人心险恶,以为凭自己的双手就可以去打工挣饭吃,因为没满十八岁,也没有任何学历和一技之常,我只能去中介所和那些失业者和农民工们找活的地方去碰运气,然而可是经过几次碰壁之后才知道找工作根本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在那段日子里,我在印刷厂做过年轻的折页工,可白干了半天就被老板娘炒了,理由是不适合,后来才明白是不给工资的三天试用期在做怪,这也不能怪她:如果用每个小工都用付钱的话,何来她的剩余价值?也发过小广告,一天上下几十次楼梯中午吃馒头咸菜,还被中介所骗的团团转,本来说是用人的地方可是等我去的时候却说人手够了,这样一来一回,中介费却进了人家的口袋,这让本来就急于找工作挣钱的我更是雪上加霜,直到遇上了胡姨,才让我挣到了人生的桶金。  胡姨是我的一个邻居,同样是开中介所的,可她却和那些人完全不一样,她是个好人,帮人找工作也是有一说一,这也是她的中介所敢叫忠诚中介并且开了好多年却一直生意很好的原因,也正是她让我懂得了做人首先就要做到一个信字。  胡姨帮我找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帮着一些倒化妆品的皮包公司去推销他们的产品,因为他们是计件工资,你卖出去东西就挣钱,卖不出去挣不着钱自然就走人所以他们用人根本就没要求,会卖货就行,就这样我就跟着他们做起了走街串巷的推销员,再后来找到货源以后又干过两年的个体户。在我的记忆中99年的冬天一直都很清晰,因为我的中学同学们都在高中或中专各自的位置上寒窗苦读的时候而我却是一个人背着重重的大包行进在路上,许多时候当卖完一支口红,一袋洗发水早已是万家灯火,而在做推销员这几年里更是到过各种地方,工厂,机关学校的宿舍,大街小巷的店铺,酒店歌厅;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被工厂的门卫扣过货,被别人像对待狗一样连人带包给推了过去,还被一只大恶狗追的到处跑,认识过各种各样的人:空想家,骗子,投机者……还记得在朝阳一个山上的学校里当我卖完东西的时候却已迷路,是我的小师兄王玉奇一直在楼下等着和我一起回去,现在想想,如果他不在,也许我根本就下不了那座山;还有那个蹬三轮的大爷,那天雪很大,我花三块钱坐车,他蹬了一个来小时还没到地方,当时天已经黑了,我有点害怕他看出来了,说,孩子,别怕,我家孩子也在上学……话不多,却很温暖,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我一个人在外地漂泊,如果出什么事情许多后果都不是自己敢想并能承受的,可能是有一种只想着挣钱的傻劲吧,自己什么都没想过,也许是真诚打动了天,善良感动了地,在99年到02年的日子里,我虽然没挣到什么钱,自己却能全身而退,而做推销员时学到的东西却是在任何学校里都学不到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时常问自己的心:如果当年没有失学或是在好心人的捐助下我去念了那所中专的话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有一点是肯定的,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生活的充实。现在我已经自半工半读念完了电大的大专,正在写毕业论文。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当年放弃的那所中专就是电大的前身,命运在转了一圈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而而这些年里积累下来的经验和阅历却成为我人生中宝贵的财富。  转眼间,又迎来了2009年白雪飘飞的季节,而这也将是我另一个十年新的起点:我不想给自己制定太多华而不实的目标,只想超越昨天的自己,在拼搏中享受快乐的人生。 共 15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羊角疯该去哪里治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