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六十二章:海港之城(三十八)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养生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六十二章:海港之城(三十八)海族领地的浅水洼,开始出奇的移动起来,就好像被某个漩涡吸中一样,朝着一个方向全部汇集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六十二章:海港之城(三十八)

海族领地的浅水洼,开始出奇的移动起来,就好像被某个漩涡吸中一样,朝着一个方向全部汇集在一块,而人类这边的队伍,也没有趁此发动进攻之类的,就好像一早就説好的一样,没有谁抢先一步,可既然如此大阵仗,刚才那几个人又算什么?诱饵吗?海族领地这边的不寻常,本来是迟早都会引得别人注意到的,问题是他们又为何守着这个领地不到海里面呢?反正陈大伟是看不懂这种情况

,更不懂在这个时候,还发生混战的话,是对谁有这个好处呢?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随便拿出来的那件玉座而导致眼前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吗?真要这样的话,陈大伟可受不了这种压力。◇↓,

不过他的求助信息倒是靠意识发给了自己的使魔那边去了,至于到底能不能让沙夜过来帮个忙,那就不太好説,应该説这事本神就跟他们来这里调查凶案的事情是毫不相关的,但现在又不能什么都不做的坐视不管,一开始就没有预想到过的发展,就更别説是应对方案了,看着阿晓和泷清两人脸上的尴尬表情,他们就像是一无所知就被牵连上的样子,作为龙族而介入人类和海族之间的战争,真説不好是最尴尬的情况,帮谁都不好,又偏偏被人留在这里。

回流到海族领地门口的那个漩涡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汹涌出海水出来的感觉,但是在那之前,领地那边还是有几个海族老人,脸色都是非常不好的样子,走着出来,而且不仅是海族人,还有跟陈大伟之前被关押在黑房子里面的一些人类,现在都是被反绑着手与口,被十来个海族人押着出来,他们现在毫无疑问是被当成人质,所以很快就听到那几个海族的老人在互相交流了几句之后,就对着外面一大帮人喊着话道:“人类,不要再靠近我们的领地,不然的话,这几个人的下场,你们可是要负责啊!”

这种要挟也是相当够直接的,问题就是这几个人的价值真是值得那些人妥协之类吗?首先就有人开始煽动着从人群深处説了一句话来:“不要对这些恶势力妥协,让他们将玉座叫出来!”

这种话的结果足够是让海族人那边脸都快要黑掉的样子,但是这话也没有人提出质疑和反驳,因为这句话就是替着现在大家内心里面直白的説了一句实话出来,也是这句实话,现在完全是可以确定玉座就在海族领地里面,因为对方压根就没有否认,但伴随而来的,就是海族几个老人的怒火盛开,朝着这边大骂着一句:“好一个交出来啊!夺我族的玉座多年,现在被我族的人找回来了,又再度大摇大摆的明抢是吧?海港城这里的狗儿子啊,要不是我族多年来的协调帮忙,你们还指望想要有正确的航路?真是活生一群埋没良心,恩将仇报的狗东西啊!”

然而接着的这番话就开始让人糊涂了,陈大伟先不説,阿晓和泷清这边一听到这种事,自然引起他们在意,而为此不免分别追问着身边的人,但是好几个人都是选择性的躲开他们的发问,直到后来是马荣华和另外一个四海商会的人主动上来,为他们二人解释道:“两位可别听从那老疯子的话啊,以前的事是怎么样,我可以稍后给你们一个清楚的交代,现在是他们使人出手盗走了那位陈公子的玉座离开,据説里面是封印着海族这边的一只怪物,万一被他们放出来,那海港城这里就该糟糕了!”

这话并不算是峰回路转,不过信息量一样是非常巨大,海族人説玉座是他们的,而人类这边就传出玉座里面正封印着一只可怕的海族怪物,那就不可能是海族人的拿着自己的东西去封印自己这边的怪物才对吧?所以难免就变成了其中一方是在説谎而已,只是目前这种情况,都不可能全信着一方的话,也不能彻底否决另一方的可能性。反正陈大伟对两边都没什么好感,他现在混入人群里面,目的就是为了想要了解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谁让玉座是他拿出来的啊,不好好处理这件事情,他良心会彻底过不去啊!

另外值得要提的是,为什么会有这样对峙着的局面呢?海族领地那边还好理解,虽然还没理解他们为什么不逃到海里,但是眼前确实是处于被包围着的劣势才会有人出来在这里开骂之类的,可是人类这边集结的人员,又为了什么而不动手呢?这diǎn陈大伟是没看明白过来的,难道现在是一边有心拖延时间,另一边是故意等着某个时机?所以是摆明是没立即动手的意思,而是施加压力般的对着海族那边説道:“不管你们怎么説都好,偷盗这件事,我们都要给别人一个交代才是,你们海族人的野心是一直都没有变过,我説你们是养不熟的狼完全是没有説错的,要提以前的事情吗?好,以前兴风作浪,四处上岸猎杀人类的海族是不是你们的祖先?”

开口説话的人依旧是扛着大刀在肩上的胡子男,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相当悠哉无事,一diǎn都不感觉到压力的样子,但是这个人有着一种説不清楚的威望在这里,在他説话的时候,是没有人説出半句质疑之类的话来的,就好像谁都肯他説话一样,就是一种威望,尽管陈大伟还不清楚这个胡子男到底是叫什么名又是什么样的身份,但他确实就是给到人有这样的感觉,应该説是天生般的领导样!不过现在説的话,又牵涉到一些黑历史一样的事情了,海族以前居然是吃人的?再回望阿晓和泷清两个人,本来还是处于漠不关心的状况,看待什么事情都是相当冷淡的感觉,可是现在一听都这件事,明显眼都开始直了,就好像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一样!随之他们两人都是同时质问着马荣华一句:“海族的人,以前真是会吃人的吗?”

这个真相确实具备冲击性,这diǎn是不容置疑的,假如确定是真的话,也就是“正义”会到人类这边,而海族就会被冠以恶名,双方一开始没打算攻击的原因,难道是为了先让龙族这边的人,确定好自己的立场吗?这个可能性也不小啊,不过就是有diǎn多余出来的感觉,好像正事并不是这件一样!

海族人这边也是意外的沉默下来,但是很明显是能从他们眼中看到一股恼怒的情绪在抑压着,就好像是完全被説中了痛处一样,又有着极端不一样的感觉,这算是各人説各人事吧!只是没过多久之后,该发生的事情还是来了,没有继续争吵的意思,海族人这边领地前的漩涡一直是在旋转着,完全有种连接其他空间的感觉,然后,迎来的,并非是洪水,而是通过这层漩涡,汹涌而出了很多海族的战士出来,他们几乎是跟人类毫无分别,最大的特diǎn,本来是特殊的反光鳞片,如果是在入夜的这时候,要稍微不留神的话,都很难发现他们身上有多这一层很薄的鳞片覆盖在身上,问题是,这群海族的战士,几乎个个都手持一样的武器,而他们上半身的穿着也几乎是一件很薄而又短的马甲衣,仅此而已。

真是非得开战不可的情况吗?就目前听到的情况来説,玉座的确就在海族领地里面,但问题是现在两方各执一词的话,根本是没完没了的状况,説实在也不能一味的将对给另外一边,在玉座没出现在之前,海族的人不都是很好相处的吗?更何况,他们现在有人质在手啊?真能无视这些人的生命?

“等一下,等一下,有话好好説啊!”陈大伟终于坐不住了,然后自己就趁着机会跳出来了,毕竟那些人质在情报上是是帮过自己不少忙的人,之前那几个自己是来不及救人,但是现在这几个的话,他还是可以做到的,要做的话!问题是陈大伟一是换了一副,二是改了气质,他这个一喊话,而又主动站出来的人,认识他的,也是屈指可数,但是余伸仁就是其中一个,他就奇怪着陈大伟这个人怎么又有diǎn眼熟的样子,然后算是终于认得出来,他是救了自己女儿一命的人!

但反则是阿晓这边,人是她认得出来了,问题是该不该出声説diǎn话呢?还不容易在晚宴建立好的形象,再用另外一个来诋毁,那也是够傻的,所以结果阿晓是一直盯着陈大伟,是等待他的眼神来示意一些吩咐,才行动,贸然行事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不认得就不认得,反正陈大伟整个人是大无畏的在喊停交战之后,独身走到两边势力的中间,一手向海族那边,从漩涡里头出来的海族战士做了个阻止的动作,一边是对着人类这边,摇着头,然后开始转过头到海族那边问道:“先不説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刚才也是一直在这里的,所以很想问下,那些被你们拖到下面去的人类,是不是都出事了?还能不能回来先?”

只是他这个问题,压根就没有人想提起,更没觉得有了解的必要性,特别是人类那边就很快就传来了相当不满的叫喊声,但那声音又偏偏在人群深处里面,跟之前差不多一样,故意扯着嗓子在起哄。只是海族的几个老人相视一眼,又跟从漩涡里面出来的海族战士询问了几句,很快就回答过来説道:“只是暂时将他们弄晕了,然后是从海边出来,扔到岸上,他们都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并不是杀死,而是通过这层特殊的空间通道,将人拉近浅水洼的深潭里面,最后在另外的一个出口出来,被扔到岸上,假如这些都是真的话,那是有多无聊精力做这些事情啊!不过怎么説都好,一听到这个信息,陈大伟算是松开一口气来了,然后他迅速回头望着这么一大帮的人类,还是忍不住的问道:“我可是很清楚记得,那件玉座的主人,是説了被谁抢走就抢走,当运气一样的赠与他人,那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并不是在这样一回事啊?难道説海族人就没这个参与的资格吗?就算一开始歌姬盗走的,那她现在转手给别人的话,那这场竞争也是该结束才对,我没説错吧?”

现在是谁都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会替海族这边説话的,而且説起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一样,反正马荣华现在是急着回忆起宴会上面到底是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人的啊?可是他这样一句真的能将就快崩盘的发展给稳住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