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玉子珊萧景宸小说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故事

玉子珊萧景宸小说玉子珊萧景宸是小说《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中的主人公,由作者金钱猪创作,主要讲述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尤其是身边都可能布满
玉子珊萧景宸小说 玉子珊萧景宸是小说《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中的主人公,由作者金钱猪创作,主要讲述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尤其是身边都可能布满杀机,她一定要谨慎再谨慎,连一个小丫环都这么会耍心机,看来她院子里的人是时候整治一下了,不然他们真的拿她玉子珊当软柿子捏, 弟弟刚刚出身,这个原主的娘亲还产后修复中,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她一定要保护好她在这个世上的亲人。

>>>《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在线浏览<<<

《妙手回春医后请上座》第四章 跪下,谁才是主子

玉子珊回到自己的院子,发现小环已不在。

“小环呢?”玉子珊挑眉问道。

1众下人没有一个出声。

“你来讲。”玉子珊指着刚才煮药的瘦小丫鬟古灵说道。

“回禀大小姐,小环姐姐说对不起您,哭着跑出去了。”古灵有些瑟缩的说道。

“跑去哪里了?”玉子珊倒没有想到小环居然来这招。

古灵迟疑了一下,这才小声的说道:“奴婢看见她跑得方向,好像是柳姨娘的院子。”

古灵说完,就有个大脸盘的妈妈狠狠瞪了她一眼,一副待会让你好看的模样。

玉子珊眼光1冷,这些下人真是狗胆包天,当着她的面就敢排除异己。

看来整理内部人员才是她目前要做的事情。

“既然小环回柳姨娘那里了,那古灵你就顶替她的位置吧。”玉子珊随口说道。

古灵惊讶的抬起头,露出一张黄瘦的小脸。

世家小姐身旁的大丫环都是从小培养百里挑一,由于代表的就是小姐的脸面。

像她这类粗使丫环,别说做大丫鬟,就连进屋子服侍都没有资历。

“大小姐,这古灵不过是个下等丫环,哪里顶替得了小环的位置。”

“对啊,小环只是被柳姨娘叫去问话,很快就会回来的。”

“大小姐您可千万别冲动。”

1众下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她们都是柳姨娘安排过来的人,自然是向着小环的。

“小环的事情先不说,我倒要问问,刚才熬药的怎样是她,你们都是死人吗?”玉子珊淡淡的说道。

“小姐,您冤枉我们了,是古灵说自己善于煎药,才抢着去做的。”那大脸盘的妈妈连忙说道。

玉子珊懒得和她们扯嘴皮子,直接说道:“闭嘴,都给我跪下。”

1众下人不敢违背玉子珊的命令,虽然跪了下来,却还是满脸的不服气。

“什么时候想明白自己的主子是谁,就什么时候再起来。”玉子珊扔下这句话,就招呼古灵进屋子。

古灵随着大小姐走进屋里,往角落1站,局促得手脚不知道该怎样放。

玉子珊坐下,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小姑娘。

看样子也就是10三四岁的年纪,又瘦又小,满脸的怯懦,但一双眼睛却十分明亮有神。

好好调教,应该是个好苗子,不过到底如何,还是要继续视察才行。

玉子珊问了几句话,就把古灵的老底摸了个一清二楚。

她也是府里的家生子,母亲早亡,父亲是账房的管事,小时候也是宠着长大,还手把手的教她读书识字算账。

只惋惜在她十岁的时候,父亲生重病去世了,她孤单1人无依无靠,只能做粗使丫鬟。

玉子珊了解得差不多以后,见时候也不早了,便让她去休息。

“大小姐,不知道外面那些跪着的人您打算如何处置?”古灵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样,你还心疼起她们了?”玉子珊挑眉问道。

这小丫头平常没少被她们欺侮,现在还想替她们求情,这心也太善了吧。

“不是,奴婢担心她们去老夫人那里告状,有损小姐的荣誉。”古灵小声的说道。

玉子珊倒没想到这点,颇感兴趣的说道:“你说说看,她们凭什么告状?”

“那个袁妈妈是老夫人那边的人。”古灵说道,她虽然只是个粗使丫环,但毕竟是家生子,对府里人的底细门儿清。

玉子珊想了一会,才想起袁妈妈就是刚才那个大脸盘的下人。

她倒不怕袁妈妈告状,但今天毕竟是她刚穿过来的第一天,还是低调些好。

“既然如此,那就先让她们起来吧。”玉子珊淡淡的说道,等她有时间再渐渐整理这些白眼狼。

“是。”古灵脸上露出小小的欣喜之色,小姐能听她的意见,就说明是重视她的。

自从父母去世,她尝尽了人情冷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粗使丫头的命了。

没想到突然得了大小姐慧眼,竟把她提做大丫鬟。

她说什么也要掌控这次的机会,留在大小姐身旁效力。

玉子珊也不管古灵是怎么吩咐的,原主的身体太弱,她已累得不行,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养荣居仍是灯火通明,老夫人端坐在上位,怒声对柳姨娘说道:“你到底是怎样办事的,竟然惹出这样大的祸事,若是传出去你还有命吗?”

“姨母,我真不是故意惹事的,我当时听稳婆说夫人难产,大小姐又把稳婆赶了出是去,心中着急,这才把您叫来的。”柳姨娘哭道。

“那张氏母子怎样没事?”老夫人其实不相信柳姨娘说的话。

“侄女也不知道啊,那稳婆明明就说夫人不行了,还问我们要保大保小,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柳姨娘也不知道产生了甚么事情,让她精心策划好久的事情全盘崩溃。

这时候,老夫人派去审问稳婆和梅香的徐妈妈回来了。

徐妈妈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做事一向庄重,最得老夫人看重。

“那个稳婆怎么说?”老夫人问道,

“回禀老夫人,那稳婆一口咬定夫人难产。”徐妈妈沉声说道。

“那梅香呢?”老夫人又问道。

“梅香说夫人当时的确是昏过去了,大小姐进入产房后就抓着夫人的手一直哭,还说愿意折寿十年换夫人母子平安,然后夫人就平安生下小公子了。”

“你觉得这事情靠谱吗?”老夫人皱眉问道。

徐妈妈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奴之前在乡间也听过这样的事情,那些没钱请稳婆的妇人都是靠家人帮忙接生,若是碰到难产,就会让亲人在旁边叫魂,让她舍不得离开人世。”

老夫人眉毛渐渐舒展开来,委曲接受了这个说法。

柳姨娘却想起玉子珊那冰冷的眼神和异常的表现,忍不住抖了一下,颤声说道:“大小姐是落水以后才发狂冲进产房的,莫不是鬼上身了吧。”

不得不说,柳姨娘真相了。

“一派胡言。”老夫人瞪了柳姨娘一眼,她再不喜欢玉子珊这个孙女,也不能让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伤了侯府的门面。

柳姨娘顿时不敢出声了。

两个月宝宝腹泻
宝宝脾虚吃什么好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轻度肝硬化是什么表现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