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斗破九霄 第三十二章,制胜流光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游戏

斗破九霄 第三十二章,制胜流光紧接着江云便缓缓的从握紧右手中的那把刀吗,缓缓的从虚镯中抽了出来。“呜!呜!呜!呜!,嗤!嗤!嗤!嗤

斗破九霄 第三十二章,制胜流光

紧接着江云便缓缓的从握紧右手中的那把刀吗,缓缓的从虚镯中抽了出来。

“呜!呜!呜!呜!,嗤!嗤!嗤!嗤!”

刀刚被江云抽了出来,无数的嗡鸣就仿佛瓶底惊雷一般骤然的响起!

结界之外,玄武台上,一直寻找江云藏身之处的丰振源,听到那从西北方向的那团黑雾之中传出来的犹如炸雷一般的声音。原本淡漠的眼神骤然一亮,随即那原本矗立在那玄武台上空之中一动不动的巨岩,顿时有了动作,仿佛坠落的流星一般,飞快的从距离那玄武台一千米的空之中飞了下来。

看着那急速落下,不停的擦起火花像江云所在之处砸去的丰振源,一股笑意出现在他的脸上,只不过不是刚刚开始的自信的笑意,而是一种胜利者在宣读自己的胜利一般的微笑。

“嗨!多俊的帅哥啊!没想到刚刚见到便要陨落在这里了。”之前説话的那名妙龄妇女,看到那向天空飞落下来的巨岩,不由得叹息道。

而其他人,并没有説些什么,而是早已屏住了呼吸,感叹着实力的差距,就连那李壮和司徒炎也是如此·········

“啪!”

就在那巨岩带着无数人的叹息即将坠落到地面的时候,那原本还算是平静的结界,顿时出现了一道绿色的流光,随即便只听“彭”的一声,那原本强硬的结界在丰振源惊愕的眼神之中一瞬间便被破了开来。

随即便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一位身穿黑色衣袍手中拿着一把暗绿色长刀的青年便从中闪烁了出来。此人正是那被结界空间困住的江云。

淡沫的扫了一眼台下的众人,江云并没有理会众人那惊讶的足足可以吃下一头猪的表情,而是随意的看了一眼身处他江云身前不足五十米处的那漆黑之色的身影,随即脚下掠影一光瞬间便运转了起来

,向着前方的丰振源斩去···········

玄武台上的丰振源看到那飞速的向着自己奔来的身影,感受到了那股危险的气息,随即本能用自己经过那黑刚铁身锻炼的手臂去铛。

“刷!”一道白光划过丰振源的腰间!紧接着无数的鲜血便向外涌了出来。

看着那不断的喷涌出来的鲜血,江云微眯着眼睛,此时的他就站在那丰振源旁边的不足五米处的地方。

淡漠的看了一眼依旧保持着那防守架势不变的丰振源,江云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在众人惊愕的几乎呆滞的目光中,转过头去看向了那玄武台上的那几位天之骄子,淡淡的笑意浮现在他的嘴边:“我想,可以宣布结果了吧!”

玄武台上,原本因为江云那最后一招流光思索开来的三大家主,听到那江云的问话,刚欲开口······

“你是叫云飞扬吧!没错云飞扬你赢了!”正当那赵水龙刚欲开口的时候,一道十分顺耳的声音便出现在了玄武台上,紧接着一个骑着一个十分的俊逸的白马的身穿暗程色长袍的青年,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而那青年的身后居然还跟随这足足有五百多人,个个身穿灰色盔甲,骑着满是盔甲的骑士,而且更是令人惊讶的便是他身后的每个骑士的修为都是在那斗士的级别,而在他身便两侧的骑兵的实力赫然是那斗悟级别的高手。

玄武台高台上,正当所有人都呆滞在江云的实力的时候,那台上的以肖玉傲雷为首的这几个天之骄子们看到了那青年出现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吃惊的神色,随即便都是微微的皱了皱了一下眉头。

“呵呵!伟杰兄,没想到你堂堂天木国的太子也向我们这些闲人一样到处乱跑啊!之前在那卷帘城,我还以为那是一最后一个城市了那,没想到,这xiǎoxiǎo的天羽城你都可以屈身来看!”肖玉傲雷看到那青年的出现有些调侃的道。

“傲雷兄説笑了,虽然我不太爱来这偏僻的鬼地方,但是我想在座的不是受了命令谁想来啊!况且我要是不来我们皇族举办的选拔赛,马上要成为你们的新人选拔赛了吧!”听到那肖玉傲雷的调侃,那被成为伟杰的男子一边调侃的回道,一边用手指了指江云:“你的胆识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

被那个刚刚出现的青年一指,江云倒是没有多少的吃惊,毕竟越级挑战虽然常有,但是用低级斗技的越级挑战比自己高级的人的高级斗技,这却是很不常见的·······

“哥!”正当江云思索的时候,一道略微凄惨的声音从那个説话的骑着白马的青年身后传来。

紧接着江云便看见,在哪説话青年身后那足足有五百人之多的骑兵群中,飞快的掠出一个身穿暗灰色铠甲的士兵,连个招呼都没有打,随即便在众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中飞快的掠到了那玄武台上。

看到那道身影掠到了玄武台上,而那之前与江云对话的男子却没有丝毫的表情,清秀的面庞上依旧挂着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

“哥!”那个身穿暗灰色铠甲的士兵在飞掠到那玄武台之后并没有停息,而是叫了一声哥,随后与在丰振源其旁的江云擦肩而过,跑到了那个被江云砍的仍然保持着之前防守姿势的丰振源旁边。

那个身穿暗灰色铠甲的士兵来到丰振源旁边后,xiǎo心翼翼的扶着他坐下。

“这样好些了么?。那穿暗灰色铠甲的士兵扶着那丰振源坐在后关心的问道。

”嗯!”那被扶下丰振源呆了大约一分中左右才从嘴中硬挤出这一个细柔蚊叮的一个字,显然他被江云伤的十分的不清,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这个为他服下!”正当那个自称是那丰振源的弟弟士兵正在思考如何治疗那丰振源的伤势的时候,一道极其顺耳的柔和声音便在他旁边响起。

那士兵本能的回头一看,当他看到那身处手来递给他丹药的人不由得一愣,紧接着泪水便湿润了他的眼眶。

“谢谢,太子,太子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刘振东,必定万死不辞,已报今日之恩········

原来给他那丹药的人正是那刚才和江云説话之人,刚刚他下了白马,来到了那士兵身边。

”他···他···他居然是太子?“

“哇!好体贴的他太子啊!”

“嗯嗯!咱么国家能有这样的太子,对我们来説真是太幸运了!”

听到那个士兵成那身穿暗金的俊秀男子为太子的时候,台下的人便议论开了了,不到片刻他们么便达成了共识,

“太子万岁!太子万岁!太子万岁··········

而台上听着那无数人的呐喊,那位太子仿佛是一diǎn感觉都没有,而是拍了拍那士兵的肩膀道:“他是我天木帝国的人民,而且还是我们保护我国西北疆土的彪骑的其中一位勇士的哥哥,你説我该不该帮,在此拍了拍那士兵的肩膀,那太子又道:”好了!有时间跟我废话还不如快diǎn去救你的哥哥呢!“

听到那太子的话,那士兵也反映了过来,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便走到了一旁盘坐的丰振源旁边,xiǎo心翼翼的将太子给的那圆润的丹药服了下去······

而那太子给完那士兵丹药之后,并没有再去看那名士兵,而是把柔和的足以感动一切的目光对准了江云:“怎么样xiǎo兄弟,考虑好了么?”説着他还的看了看那个被丰振源召唤出来的巨大的岩石。

“一旁的江云看到那太子把目光对准他的时候,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接着便顺着那太子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个被丰振源召唤了下来已经不知道笑了多少的巨岩,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那丰振源为了保住他的性命特意的把那巨岩的体积减少了不xiǎo,其目的为的便是不取他的性命。

叹了一口气接着江云便对那太子拱手道:”太子的好意我云飞扬我心领了,只不过飞扬再过两个月后便要入了那罗兰学院去进修,恐怕不能在太子身边了。”

听到那江云的话那太子也是叹息了一声,凭他的机智怎么会听不懂江云那话中的意思,接着便道:“那真是可惜了,不过既然xiǎo兄弟有自己的想法我便也不勉强了。”

那为太子对江云説话的语气依旧风轻云淡,其实一个江云有或无对他真的没有什么,他收为手下的像江云这样的实力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区区江云一个人并为让他心境中产生丝毫的波动。

玄武台的高台上,那坐在首位的卢俊豪卢俊豪略看了一眼那玄武台下的那位天木帝国的太子随即声音便传来出来:“伟杰兄,不是想早diǎn结束这场种子选拔赛么,那便快diǎn入座吧!”

玄武台下,那位被称为伟杰的太子听到那卢俊豪的声音diǎn了diǎn头,随即脚尖一diǎn,便坐在了那江清凌旁边的位子上。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