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李宇春自曝患强迫症想把自己砍死不愿接商演

2018-10-26 14:23:34

李宇春自曝患强迫症:想把自己砍死 不愿接商演

在这个偶像扎堆的年代,她总是被当做标杆,几乎所有的选秀偶像都以“成为”或“超过”她为目标;作为人气王,她在娱乐圈一直保持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她就是颠覆传统的李宇春。一张《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音乐专辑,让我们听到了她渴望回归真我的呐喊;无论面对的是尖叫还是讥笑,她始终保持着歌手的初衷和梦想。步步惊艳,成就舞台女皇;时时清醒,保持审慎之心。在这个喧嚣、疯狂的时代,李宇春难能可贵地坚持着一心做好音乐的纯粹。 做我自己,及时行乐 杨澜:今年8月,一场以“疯狂”命名的音乐舞台剧在北京上演。演出一开始,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宝座。与以往的演唱会不同,这一次你试图用前卫的舞蹈和夸张的肢体语言讲述着一个关于“命运”和“挣扎”的故事,在歌声和舞蹈中人们似乎看到了你的迷茫、欲望和痛苦,也看到了一个希望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李宇春。在故事的结尾,宝座从天而降,被摔裂了,这意味着那个曾经的皇后在砸碎过去,重塑自我吗? 李宇春:我从出道起一直被定位成舞台皇后,演唱会上宝座的设置是一个线索,它的碎裂揭示了曾经的荣耀璀璨终将化作虚无,我们应该让生命更加鲜活,所以一首歌我唱的是《似火年华》,契合“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主题。 杨澜:“疯狂与成长”是你新专辑的核心内涵,我仿佛从你的歌声里听到了一个女孩挣扎着呐喊“我要做我自己”。 李宇春:可以这样理解,其实我的疯狂是一种自由。 杨澜:我特别喜欢那句歌词:“没有记忆拿什么去祭奠呢? ”有画龙点睛之妙! 李宇春:这句纯属有感而发啊。 杨澜:你会觉得自己过去的日子有点无趣吗? 李宇春:有一次我被问道“你做过什么疯狂的事情”?结果使劲想了半天,答案居然是没有,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很无趣。又有一次某家媒体表扬我:事业这么成功,人又这么年轻,你的青春真的没有荒废。可事实恰恰与他们说得相反,我有荒废,除了工作几乎一无所有,这不是荒废是什么?我没时间恋爱,没时间看电影,甚至没时间散步,自己无法独自行动,走那都需要一个“拐杖”似的。 杨澜:自从戴上皇后的桂冠,七年来你“安全”得太久了,从始至终都采取着一种铜墙铁壁式的自我保护。作为中国红的偶像艺人之一,你习惯了被众人簇拥着做空中飞人;习惯了机场的歌迷人浪,每天必须的锦衣出行,一言不慎立刻被登上头版。你的世界很大,但你几乎没有个人生活可言。 李宇春:出道七年,前五年和后两年的状态不太一样。之前甘当老黄牛,工作无止歇;之后我开始旅行,遍赏人世百态,蓦然发现我的生活竟然如此单调,我住的地方被老板和同事评为“仓库”,它不像一个家,而像一个堆积无数乐器、演出服的中转站,主人永远在出差状态。我怎么活成这样了呢?艺人虽然辛苦,但也不是不能享受呀。我开始反思,进行“自我检讨”。 价值体现重于价格 杨澜:身为公众人物,当你被众人围观的时候滋味如何? 李宇春:我以前选择尽量不出现在公众场合,因为怕麻烦;但现在我多低着头走开,人们只是看看你而已,不会改变你的生命轨迹。 杨澜:“李宇春”前头衔太多:华语乐坛天后,民选超级偶像,公益先锋,时尚引领者……你曾被美国 《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英雄”及中国“80后”代言人,你经历的是被需要、被代表、被偶像化的过程,层层加冕礼服褪下后,你是否怀念那个曾经白纸一样的女孩? 李宇春:我怀念刚出道的青涩,那个时候更自我一点;现在自己被弄成了一个阳光青年,没法叛逆,只好正面。正面固然不错,但我不能接受自己变得毫无个性。 杨澜:你曾就北漂的艰辛做足准备,因为很多前辈都告诫你或将坐上

集成墙板厂家
充气模特人体
光缆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