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ESM总裁雷格林欧元区需更专注于增长

2019年05月16日 栏目:生活

ESM总裁雷格林:欧元区需更专注于增长当人们刚刚相信欧洲债务危机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塞浦路斯便再次拉响了危机警报。与此同时,除了结构性

ESM总裁雷格林:欧元区需更专注于增长

当人们刚刚相信欧洲债务危机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塞浦路斯便再次拉响了危机警报。与此同时,除了结构性改革,在财政紧缩中喘不过气来的欧元区经济,也不得不更加关注能够带来增长的动力,因为经济衰退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已成为他们的难题。

因此,当欧洲救助基金的“大管家”——欧洲稳定基金(ESM)总裁,同时也是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首席执行官的雷格林(Klaus Regling),在今年的冬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更加强调降低失业率和促进增长时,我们并不感到意外。

在接受《财经》专访时,雷格林表示:“随着我们逐步走出危机,需要花更多精力专注于降低失业率和促进增长。”

雷格林肯定了希腊、葡萄牙、爱尔兰以及西班牙在整顿财政状况上付出的努力,并预计这些国家的财政紧缩很可能在两年左右完成。他认为,由于财政紧缩对欧元区经济增长造成了负面影响,当财政整顿逐渐完成之后,欧元区经济将很快回归正轨。他预计欧元区明年就很可能看到经济重新增长。

欧元区明年将重拾增长

财经:与去年相比,今年你应该感觉舒心多了?

雷格林: 是的。比起去年,情况已经好转多了。去年我是少数派,无论我怎么说,人们就是不相信我对欧元区发表的积极言论。现在,我甚至不用说什么,每个人都相信一切已经在往正确方向发展了。

: 你认为造成转机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是欧洲央行的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或是其他?

雷格林: 很多媒体这么写,但我认为只有部分正确。我对欧洲央行和OMT的作用很满意。但我认为促成现在良好局面的另一个因素是各国自身的财政调整。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都已取得很大进步。从单位劳动力成本的竞争力来看,问题在2000年时就已出现,只是到2008年才爆发。这些国家与德国相比,竞争力不断拉开差距,几乎达到50%。但是自此以后,差距开始缩小,如今差距约为20%。这表明超过一半的差距已经被弥补了,这一趋势必须继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财政赤字占GDP比率能够逐渐缩小的原因。

:其中爱尔兰做得吗?

雷格林:爱尔兰的确走在前面,取得了巨大成功。爱尔兰已经在2011年实现了财政盈余,西班牙和葡萄牙还在争取财政平衡。这些都是很大的进步。

:但是如果看看各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前景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雷格林:与日本、美国和英国相比,欧元区的情况并不算严重。在日本,债务占GDP比重达到了240%,欧元区和英美都在100%左右。今年欧元区的赤字占GDP比率会在2.5%以下,而且会继续下降。而美国和日本的赤字是欧元区的三倍之多。较低的赤字是稳定债务比重的步,然后才能进一步降低。减赤对经济增长是坏事,很快我们就能完成减赤工作,到时便可以重获增长。

:欧元区究竟要到何时才会恢复增长?

雷格林:明年就很可能看到欧元区的经济重新增长。财政紧缩已经对经济增长造成了负面影响,在西班牙和希腊尤其严重,已经引发了经济衰退。但这种调整很快就将完成,没有必要再进行财政紧缩。之后我们很快就会回归正轨,经济将重获增长。但在美国、英国和日本,他们才刚刚开始进行财政整顿,他们的经济增长将会遇到麻烦。而欧洲已经经历过了这一切,所以两三年后我们的状况会好得多。

:接受救助的四个国家都已经完成了财政紧缩的任务?

雷格林:不,但会在两年左右完成。

:你觉得接下来那些改革是紧要的?

雷格林:我认为,随着逐步走出危机,我们需要花更多精力专注于降低失业率和促进增长。在经济危机严重的时候,政府资金不足,但随着赤字降低,政府可以投入更多资金用于公共事业、学术研究和科技行业。这对于长期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你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微妙变化,去年你曾强调紧缩,今年则侧重于增长。欧元区会采取什么措施来促进增长呢?目前似乎并未看到明显效果。

雷格林:财政紧缩仍是必需的,而且会继续下去。但从实施的情况来看,财政紧缩已经快要结束了。促进增长的措施需要时间才能发挥效用。我们仍处在严重金融危机的尾声。但是,欧元毫无疑问将继续存在下去,市场对此增强了信心。我们也看到,在德国,很多私人投资被推迟是因为投资者对欧元的未来抱有怀疑。但现在,情况变得明朗,不确定性已经消除,阻碍投资的原因不复存在。这对于欧元区经济增长将有正面影响。消费者的疑虑也开始打消,重新开始消费,这也是积极因素。其次,我们正在强化欧元区银行业,更健康的银行业能够提供更多贷款,为经济正常运行提供信贷。

:但与美国相比,欧元区银行业的去杠杆化还在进行,还未看到显着进展。

雷格林:是的,一些银行将继续去杠杆化。但总体来说,如果银行要变得更加健康,就必须去杠杆化。今天欧洲范围内的银行已经增加了超过2000亿欧元的资本,其中核心资本金率都超过了9%。在此基础上,银行可以发放更多贷款。我们也对欧洲银行注资了100亿欧元,这将会产生超过600亿欧元的额外贷款能力。公共部门和银行今后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当然,各国必须执行结构性改革,尤其是接受救助的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

:你对这些国家的结构性改革成果感到满意吗?

雷格林:我永远不会完全满意。但我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而且取得了一些进步。在西班牙,包括在退休年龄等方面的结构性改革在以后都会发挥积极作用。

:这就是你对欧洲经济增长持有乐观态度的原因?

雷格林:我不会对经济增长过于乐观,因为目前欧洲的人口因素不利于欧洲发展。由于总人口缩减,经济潜在增速不会太高,不会超过1.5%。不过现实就是这样,这是稳定可持续的增速,从人均增长率的角度来看,与美国差不多。

希腊无需OSI

:对于危机国债务占GDP比重的预测,IMF 和欧盟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你一定记得,IMF总裁拉加德和时任欧元集团主席容克曾为此发生公开的意见冲突。你更赞成那一方的观点?IMF和欧盟谁的计算更加精确?

雷格林:我相信欧盟的观点更为准确。在短期,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因为赤字太巨大了,我们必须做出调整。好消息是我们取得了很大进步。

:IMF认为,如果有必要的话,公共债权人也需要和私人债权人一样承担希腊债务减记。你是否认同这个观点?希腊经济是否可以在无需公共债权人牺牲的基础上恢复增长?

雷格林:到目前为止,公共债权人参与债务减记(OSI)并无必要,也并未摆上桌面。虽然我知道有些人正在讨论这个话题,但欧元区内部的主要观点是OSI并无必要。私人债权人去年已经被要求做出了重要贡献,削减了1070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50%。这对希腊的帮助很大,削减了他们的债务负担。过去出现过一些有类似问题的国家,私人债权人被要求减记的同时,公共债权人继续提供资金。这就是希腊正在发生的情况,这已经在其他很多国家发生过了,私人部门减记,公共债权人提供救助金,所以希腊并不是特例。

:但IMF暗示,如果不进行OSI的话,希腊就无法在2020年实现将债务占GDP之比降到120%的目标。

雷格林:我们的观点是,没有人可以确定。通过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能够加速。因为过去很多年希腊都没有进行过结构性改革,因此经济有追赶和加速的机会。预测未来是很难的,即使是对下一年的预测。但对于债务可持续性的预测要对未来10~15年作出预测,即使是每年0.5个百分点的增长差异,都会造成很大差别,因为存在累加效应。目前来看,我们相信希腊无需公共债权人债务减记,就能走出困境。

:你如何评估四个接受救助的欧元区国家如今的金融状况?

雷格林:爱尔兰是表现的,他们强有力地执行了所有的政策,但他们也是个获得EFSF援助的国家。爱尔兰的财政已经出现盈余,他们还成功地发行了5年期国债。不久前葡萄牙也成功发行了国债。仅接受银行业救助的西班牙目前也在进行银行体系的调整。葡萄牙暂时落后于爱尔兰,但他们比爱尔兰接受救助也晚了半年。希腊的情况为困难。

:你认为欧元区是否应该给爱尔兰一些奖励,来激励其他国家做得更好?

雷格林:我们已经给爱尔兰很多资金了。爱尔兰并不需要更多资金援助,因为他们已经可以重返市场进行融资了。他们以非常优惠的利率从ESM获得资金,这个利率并不会降低,因为我们要收回资金成本,否则就要从成员国的财政预算中补贴这部分费用,这是成员国所不同意的。但低于2%的利率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了,如果从市场融资,成本就会高出很多。

:你是否担忧意大利和德国的政治变动?

雷格林:不,我不担心。意大利今年2月的选举和德国9月份的选举都是正常的民主程序。尽管可能会出现意外,但我不认为会酿成大的风险。

对于德国,根据民意调查,默克尔领导的政党可能会继续获胜。在欧元区政策上,德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在大部分情况下,反对党也支持现任政府的政策。所以我认为,无论选举的结果如何,都不会对欧元区的政策产生重大风险。

下调ESM评级是个错误

:去年11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对法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一档至Aa1,由于法国是第二大出资国,之后穆迪又相应下调了ESM和EFSF的信用评级。你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雷格林:作为原本Aaa级的国家,法国遭到降级对EFSF的影响是自动触发的,不过其实际影响为零。评级机构正在失去它们的影响力。而且,当时只有穆迪下调了法国和EFSF的评级,标普和惠誉都没有下调。但今年标普也下调了法国评级,进而降低了ESM的评级,这令我很不满意。下调EFSF评级我可以理解,但ESM不仅结构不同,而且拥有更充分的资本。我们拥有800亿欧元资本,是所有国际机构中为庞大的。他们将ESM和EFSF混为一谈,这是错误的。他们也没有公开解释降级的原因,我对此很不满意。

:中国在ESM和EFSF中的角色是怎么样的?

雷格林:我对此不发表意见,但是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庞大的外汇。去年我也到过中国多次,我们不会忽略中国的作用。我向潜在的投资者介绍ESM和EFSF是如何运作的,吸引他们的兴趣和投资。

:在中国,公共投资者和私人投资者那一方对你们的兴趣更大?

雷格林:公共投资者更感兴趣。中国的私人投资者仍然受到对外投资的限制,不过目前中国正在放开管制,未来私人投资者将更容易投资国外市场。但这一切形式都相对比较新。

: ESM和EFSF未来会合并在一起吗?

雷格林:不,我们不会将ESM和EFSF合并。我们研究过合并的可能性,但觉得同时保留二者更为容易操作,因为它们有不同的法律结构。所以EFSF会继续为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提供贷款。按照计划,EFSF将会向这三个国家提供1920亿欧元。与此同时,ESM作为一个新的性救助机构,目前为止只有对西班牙银行业的400亿欧元救助项目,塞浦路斯可能也会加入。这就意味着我们还有4000亿欧元资金储备。如果将EFSF和ESM合二为一,我们需要获得债券持有人的同意。在法律上,这是非常复杂和相当耗费时间的。所以我说,我们同时单独运营EFSF和ESM,有两个分开的资产负债表,但是同一批工作人员。

: EFSF未来将会如何?是否会成为欧元区财政部?

雷格林:这个暂时没有定论,各种提议还悬而未决。例如,如果真的出现财政部的话,银行清算基金可能会由ESM管理,但这些话题现在才刚萌芽,我们要讨论很多年后才可能成形,因为这要求变更欧盟条约,需要各国宪法批准。

:ESM对西班牙银行业注资的前提条件是欧洲央行要成为欧元区银行的单一监管者。你认为欧洲央行是否应该监管所有欧元区银行?

雷格林:欧元区银行需要一个共同的监管者,这就是欧洲央行,其监管的对象是资产负债表超过300亿欧元的大型银行以及问题银行。所以欧洲央行会决定需要监管那些银行。我赞成这种方法,因为如果要监管所有的6000多家银行是很困难的。

:正在讨论中的银行清算基金和银行存款保险机制之间是什么关系?

雷格林:两者是互补的关系。银行同时需要有银行清算基金和存款保险。银行存款保险提议已经在讨论中,不过暂时还没有统一的存款保险机制,因为欧盟每个国家都有强制存款保险机制,针对不超过10万欧元的存款。每个国家存在不同的保险体制,以后可能会整合在一起,但不是现在。

:你是如何看待“货币战争”的,特别是日本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

雷格林:对于汇率我不做评论。但是和很多人的观点一样,我认为过度宽松的政策终会削弱本国汇率,导致其他国家提高警惕。

pos机办理
颚式破碎机
黄金麻花岗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