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熊丙奇生源危机袭来民办高校难逃破产特工教育

2020年03月27日 栏目:军事

熊丙奇:教改关键要改行政领导说了算【课堂实录】原题《去行政化教改的行政评价悖论》华中师大最近传来改革信息华中师大新一届学术委员会

熊丙奇:教改关键要改行政领导说了算

【课堂实录】

原题《去行政化教改的行政评价悖论》

华中师大最近传来改革信息华中师大新一届学术委员会成立。引人瞩目的是,校长并未依照惯例担当主任。除分管学术工作的副校长杨宗凯外,几位校领导全部退出学术委员会。(人民11月9日)

大约在一年前,也是《人民》报道,吉林大学制定了新的《吉林大学学术委员会章程》,规定学校领导和职能部门负责人不担负各级学术委员会委员职务,实现了行政管理与学术决策的相对分离。

回顾过去一年多以来国内高校的教育改革,有上述想法和行动的高校越来越多,相干高校的领导认为这类改革,是为了去行政化。比如,吉林大学校长展涛对此的解释是,所有学校领导和学校职能部门工作人员一概不参加任何一个学术委员会,在人员结构上实现了行政管理与学术决策的相对分离,也使得学术委员会能够独立和自主行使职权。华中师大校长马敏则称,作为校长,我主动辞去校学术委员会主任1职,提议由纯洁的资深学者担当,意在让行政权力与学术适度分离,使学术活动在更加宽松、自由的环境中进行,这符合学术的本性。

早在吉林大学推出所谓学术权和行政权分离的改革时,我就曾撰文指出,真正的分离,不在于行政人员不担当学术机构的职务,而在于行政人员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和学术机构能不受行政权的制约独立进行学术管理、学术决策。如果学术机构本不具有学术管理、决策的权利,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权仍掌握在学校行政领导手中,那么,行政人员退出学术委员会,只能让这一机构从摆设到进一步摆设,和在学术管理的幌子下,行政权力更加猖狂。这1观点也得到众多友响应,而进一步视察已建立学术委员会、实行学术权和行政权分离的高校,根本就没有半点真正去行政化的迹象。行政领导们依然是重大课题的承担者、各种教育荣誉的获得者。

从利益角度分析,这1改革,根本不动摇行政领导的真实权利,同时又可以为学校领导取得改革美名,大学领导自然乐意而为。某种程度说,校级领导退出学术委员会以后,在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教育和学术利益时,更加方便之前可能还有诸多顾虑。而这类不是改革的改革,却能获得美名,则是由于就是对教育改革,评价权也掌握在行政领导手中,即领导说这是去行政化改革,就是去行政化改革,说改革成功就成功。

上述学术权和行政权分离的改革的推动路径大致是这样的:先是某所高校领导在各种场合,包括论坛、座谈,讲述其改革意义,接着其他学校领导认为这很好,于是派人学习取经,也鉴戒推动。至于在这1进程中,舆论的评价如何,本校的教师和学生评价如何,都不被学校领导关注,或相干信息已被信息管理员(或搜集员)屏蔽。

其实,很多其他教育改革,也是以这样的方式推动的。比如眼下的北京大学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在推动大学自主招生改革中并没有多大积极意义,最近北京大学11名教授建议推行新的高考改革方案,虽然没有否定中学校长实名推荐,但最少也从一个角度表明有比这更好的改革方案,可就是这样,其他大学开始学北京大学的样也进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很多时候,大家对这样的改革感到很疑惑,可领导们却将其作为重要的改革亮点。

从去行政化角度看,这类领导说了算的改革,也是应当改革的重要内容这本身就是行政化的体现。去行政化改革,有必要依照现代大学制度的基本框架,将改革的方案,交由教师委员会、学生自治委员会讨论、审议。如果学校没有这样的机构,就着手设立;如果之前有这样的机构,但却没有发挥相应的作用,则应赋权。这1进程,就是建立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基本制度的进程。依照这样的改革思路,大学学术权和行政权分离的改革,就不是校领导拍板决断,而该交教师委员会审议,审议的结果,或不是校长们不挂职那末简单,而可能是建立利益躲避机制,实现校长职业化;重大学术事务、教育事务,由学术机构决策,行政不能干预;给学术委员会独立的财务预算,保障其独立运作等等。

总之,大学去行政化的改革,绝不能由行政领导决断,和自我评价,这样的改革,难有去行政化的实质,倒是进一步强化行政的权威,只是折腾改革,离开真正的改革,渐行渐远。

体癣有效的治疗
真菌感染可以自愈吗
脸上真菌感染治疗方法
真菌性体癣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