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如果暗夜为我来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军事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在他眼里阳光的颜色是灰色的。但幸好它是灰色的,因为他的世界已被黑色涂满。这样的灰多么的不易我有一个盲人朋友 他长得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在他眼里阳光的颜色是灰色的。

但幸好它是灰色的,因为他的世界已被黑色涂满。这样的灰多么的不易

我有一个盲人朋友 他长得很美 所以每次当我望着他的双眸时都觉得上天的造化弄人

我想如果我是他 或许会抱怨世界的不公,可他却用沉默来宣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与性格 只是他觉得累了 没有力气再去歇斯底里 也或许 有另一群人来帮他感慨帮他自哀自怜 。他沉默着 他没有像其他盲人那般大度 或许是假大度 谁愿意自己看不到呢 即使这个世界如此的浑浊 他不是不抱怨 是因为他烦了 有人不停的在他耳边帮他抱怨 他每次用那双漆黑的瞳孔望着我 流露出的感情 我无法用言语表达。

今年场雪的时候,我和他坐在公园的木椅上。他的发丝被风吹的凌乱,嘴唇苍白无色,甚至干燥爆皮。雪白的脸上没有呈现一丝表情,只是眼角的泪痣惹人心疼。我伸手替他捋好发丝,他的眼睛依旧看着我所不知道的方向。我不能知道他在想什么,那时我觉得好奇妙,我与他的感觉 好奇妙 不想爱情 不是友情 不带有怜惜。 只是想陪伴。可是其实我知道他会离开我 永远

他转过头似乎想确定我的脸的位置 也许是吧 久久才说了一句 我并不怨恨,黑暗只不过是我的底色,如果生命明天就会终止 ,我的思想会在死亡后的9秒后才停止。如果暗夜为我而来,我愿盛装出席。如果暗夜送你来到我身边,我虔诚的感谢,谢谢你没有离我很远 谢谢你站在我伸手就可以抓到的距离。 我知道我将要离开 如果我将吻当做隆重的仪式,我会、、、、、、吻你。

今天他已离开 只不过他的位置会永远空着 直到在另一个世界里再次吻你

射精疼痛的中医治疗药方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到底遗传不遗传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