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中弘股份求生失败 退市几成定局

2018-12-07 18:48:08
中弘股份求生失败 退市几成定局 10月19日,中弘股份停牌。 虽然中弘股份此前曾因多次重大重组事项而停牌,但与此前不同的是,中弘股份此次停牌期间等待的将是一个关乎其生死存亡的决定。 10月18日晚间,深交所公告称,已启动对中弘股份股票的终止上市程序,将自公司股票停牌起15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谢幕 没有预期中股价的“绝地反击”,10月18日,中弘股份一字跌停,以0.74元/股的价格跳完了退市前的一支舞。 中弘股份内部或对此结果并不讶异。早在10月17日,中弘股份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就对记者表示,公司会于10月18日收盘后先停牌,听候深交所“发落”。 彼时,市场对于中弘股份退市悬念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律师对记者表示,深交所或许会根据目前的市场环境“网开一面”。 据悉,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深交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5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深交所予以中弘股份退市决定,则中弘股份将是2012年A股市场引入“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即1元)就会被终止上市”的相关规定后,因此退市的家上市公司。 还不清的债 中弘股份走到退市的边缘与其内部管理、财务风控和战略定位等因素均有关联。 实控人王永红凌驾于内部管理之上,对于海南土地执念而导致的违规开发和自行付款;前期尽调或风控不足导致的境外公司收购后出现亏损;将项目定位于旅游地产却销量不佳引起的业绩亏损;资金链崩塌无以周转加剧的债务危机等种种因素叠加,终导致中弘股份满盘皆输。 如果中弘股份确认退市,其结局无非是破产、重组或解散等几种可能性。如进行破产结算,以截至2018年上半年中弘股份74.11亿元的所有者权益,和377.3亿元的负债相对比,中弘股份未来清偿债务的能力有限。 截至10月15日,中弘股份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6.2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而截至2018年上半年,其公司货币资金仅为9.4亿元。 需要一提的是,虽然中弘股份作为房地产公司,其土地资产变现后也可用于还债,但一方面,中弘股份持有的库存房产去化速度缓慢;另一方面,中弘股份未开发土储的土地用途为商业、酒店等居多,且土储面积为606.6万平方米左右,在目前房地产降温的大环境下,是否有开发商拥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和意愿去接手,以及价格是否择优,还是未知数。 踩雷和冒进 谁都不能独善其身。 目前中弘股份前五大股东中,招商财富、齐鲁资管等公司的资管计划均通过定增买入中弘股份,彼时2.82元/股的定增价和如今的股价早已天差地别,即使资管计划此前曾减持套现,浮亏仍然明显。 事实上,除上述资管计划以外,银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也纷纷踩雷。 银行可能后悔借钱给中弘股份,而对于手握其股票的券商等机构而言,可能会后悔当初办理了中弘股份的股权质押业务。数据显示,截至10月11日,中弘卓业作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共持有公司股票约22.2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55%,其中22.21亿股已经办理质押登记手续,占其持有公司股票的比例为99.7%。 值得注意的是,中弘卓业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司法轮候冻结。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已有资方对中弘卓业的融资项目计提了三分之一融资额的坏账准备,再视情况计提全额,而这无疑会对其利润造成不少影响。 10月17日,中信证券、长江证券均公告称,将中弘股份的公允价值调整为0元/股,其中,中信证券还称,按照调整后的公允价格计算维持担保比例。 虽然多家机构被“套牢”,但依旧有不少游资“嗜血而来”。事实上,10月17日,包括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长宁区镇宁路证券营业部、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等在内的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依旧在300万元以上。 然而,从中弘股份10月18日开盘即锁死在跌停板上的走势来看,这些资本的豪赌是赢是输,还是个问号。 高送转惹祸? 6年前的闽灿坤B也曾因18个交易日收盘价连续低于1元,而和中弘股份站在相似的位置。但与中弘股份不同的是,就在脚踏红线边缘的关头上,闽灿坤B通过宣布策划重大事项紧急停牌,上演了一出“回马枪”。 据悉,就在该公告发出后不久,闽灿坤B通过按6:1的比例对全体股东进行缩股,将公司总股本减少为1.85亿股,每股面值为1元,从而摆脱了退市危机。 不过,中弘股份显然已失去了自救的先机,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的它目前只能静待深交所的决定。 事实上,相比闽灿坤B的主动缩股,中弘股份倒有些反其道而行之的味道。自2010年借壳*ST科苑上市以来,中弘股份经历了2次增发和4次送转,总股本也从2010年底的5.6亿股膨胀至如今的83.9亿股。 业内人士指出,高转送或能在短时间内增加投资者对于公司的信心,但如果公司后期缺失业绩增长的支撑,股本的迅速扩张只意味着“池子”的变大,进而摊薄每股股价。中弘股份的例子在无形中为其他公司敲了一次警钟。 谁是下一个 中弘股份的退场或许仅是个开端,在它身后,截至10月18日收盘,沪深两市股价低于1元的仙股还有金亚科技、*ST海润、ST锐电。 其中,金亚科技因涉嫌欺诈发行罪、业绩连续两年亏损等原因,于8月8日起停盘;*ST海润则因2017年度审计报告类型仍然为无法表示意见,于5月29日起停牌;ST锐电于10月18日刚刚加入仙股队伍。 不过,ST锐电似乎并不想在这个“榜单”上久留。当晚,ST锐电公告称,公司基于对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拟用自有或自筹资金不超过2亿元进行股份回购。 除了仙股以外,据证券时报网统计,截至10月18日收盘,股价为1元至2元的准仙股已达到67只,其中24只为ST股,而该数据在2017年底和2016年底时还仅为4只和1只。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低价股的增多或是投资者更趋于理性化,看重公司长期价值和前景,对绩差股的追涨、抄底等投机行为有所减少。 (责任编辑:王擎宇)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小孩白天不咳嗽晚上咳嗽怎么回事
河北公路护栏网厂
小孩反复发烧怎么办
真空镀膜机厂家
宝宝病毒性感冒发烧怎么办
扬尘在线监测系统
宝宝感冒吃什么好
孩子发烧抽搐应急处理
儿童感冒发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